《盛唐破曉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塵都乞兒  盛唐破曉最新章節  盛唐破曉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盛唐破曉最新章節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神龍政變九(20-03-21)     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神龍政變八(20-03-21)     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神龍政變七(20-03-21)     

第一千零二章 弈者風度二十一

  
  “大兄,裹兒不要造玻璃了,裹兒要接管更苑”
  時辰漸晚,黃昏來到,正是辦理婚姻大事的妥當時辰。
  來客欣賞了五行教苑的各項工藝展示,漸漸走出了八卦陣,來到鹿鳴廣場。
  權策等人也從更苑倒退回來,兩廂重逢,便是權竺的定親喜宴。
  卻是義陽公主和崔的主場,這兩位差了輩分的親家,忙碌著迎賓,指揮管事仆役布下宴席,忙得不亦樂乎。
  美酒佳肴飄香,百戲雜技遍布,歌舞陳列,美不勝收,數千穿著五色服飾的格物書院學徒也紛紛出來幫忙,場面極致盛大。
  權策跟在父母身后,向來賓賀客致意,正在盤算著權竺的年歲,他初來之時,權竺年方四歲,如今忽忽十年過去,權竺都是個十五歲的翩翩少年郎了,如此年歲,都要定親了,按著他定下的規矩,嘖嘖,這對未婚的小夫妻,還要等候三年,才能結成連理。
  權策正想著這是不是有些不太人道,李裹兒已經像一只小老虎一般,撲到了他的懷中,她倒是還識得輕重,伏在權策肩頭,在他耳邊輕聲提出要求,聲調中帶著濃濃的委屈。
  權策輕輕拍了拍她的肩頭,將她推開了些許,李裹兒就像是個小妖精,有少女之純,也有婦人之媚,更難耐的是,她可以在兩者之間隨心切換,百變之間,令人難以自持。
  李裹兒不依,又纏了上來,靠得更近,*****酥軟壓扁在權策的肩頭上,挑著眉頭,顯然是刻意為之。
  因為前頭,義陽公主的視線已經飄過來兩次了。
  “裹兒,你身份不同,太過惹眼,性情又素來傲氣,猛然紆尊降貴,摻和百工之事,徒然啟人疑竇,不利于更苑保密,由崔娘子在臺前操持,你在幕后協助控局,豈不更好?”權策趕忙安撫她。
  李裹兒認真思量了一番,自打百川歸海,重新回到權策身邊,她便進入了極端舒適區,風雨雷電都被隔絕在外,萬事都有人扛,李裹兒的思辨能力急劇下滑,皺著鼻子討價還價,“那,更苑有何動向,可不能瞞著我?”
  權策溫柔一笑,肅然承諾,“自然不會的”
  李裹兒這才饒過他,蹦跳到前頭義陽公主身邊,幫忙迎客,有她在,四周的光亮都明媚了幾分,來客的笑容也誠摯了許多。
  “國王殿下,感謝賞光,勞動玉趾枉駕前來,權策有禮了”需要權策出面單獨應酬的并不多,倭國國王鸕野贊良就是其中一個。
  “權相爺言重了,今日雙喜臨門,既有天朝之喜,也有府上之喜,能躬逢其盛,也是老身的福緣”鸕野贊良笑眉笑眼,和藹可親。
  “這幾日,重溫權相爺詩詞文章,恒言警句,頗有所得,所言無農不穩,無工不強,無商不富,何其精妙?然而,更令人心折之處,在于相爺言語所致,勢必躬行其事,以垂范天下,這格物書院便是其中一例……”
  “天朝有相爺智慧眼,又有相爺開山手,焉能不強?”
  此言一出,四周眾人都是若有所思,即便是親近如葛繪,也只是習慣于權策的大手筆布局和一直勝利,卻甚少深思他的深層籌謀。
  “殿下過譽了”權策含笑謙遜了兩句,肅手延請,將鸕野贊良請入上席。
  夜色漸深,來客都已入席,四周卻沒有燈籠和燭臺點燃,黑蒙蒙一片。
  今夜的女主角崔鶯站上高臺,手挽雕弓,搭上一支火勢熊熊的火箭,嗖的一聲破空射出。
  火箭著落在鹿鳴廣場的上空最外側,火苗一撞上,便燃燒起了一條火線,帶著嘶嘶的引線聲,向兩側綿延,在綿延的過程中,不停遇到節點,拉出向里頭縱向延伸的火線,縱向當中又有橫向蔓延的節點,可謂是四通八達,由遠及近,火線在鹿鳴廣場上頭,交織成了一個火光搖曳的蜘蛛網,光芒閃爍,明亮如同白晝。
  “壯哉……”
  眾人贊嘆之聲四起,歡聲雷動。
  在此喜慶之中,權竺與崔鶯的定親之儀依序進行。
  權竺一方,自是當朝高官大將,皇族權貴公卿,顯赫無比。
  崔鶯那邊請來贊禮的,都是五姓七望,千年世家,簪纓士族,大儒名家,浩浩蕩蕩,也是煊赫已極。
  儀禮既畢,到了權竺和崔鶯互贈定親禮的環節,倒是引來了不小的哄笑聲。
  權竺擺手喚來了身邊的管事房正,房正手中捧著個方形的物事,上頭蓋著一層紫色的錦緞。
  “此物許是并不貴重,還望你會喜歡”權竺臉頰有些紅潤,接過那個物事,送到崔鶯面前。
  錦緞掀開,里頭卻是個精致的鳥籠子,里頭是一只啾啾鳴叫的小鳥。
  包括權策在內,眾人都是大為意外,忍俊不禁,笑聲此起彼伏。
  權竺面紅耳赤,連連擺手,急赤白臉地解釋,“這只鳥,是占婆五色鸚鵡,我養它,就是因為它的壽命極長,我養它之時,大兄立下大功,遲遲晉爵為天水公主,是我闔家轉運之時,我今將它送你……”
  不待權竺說完,崔鶯已經伸手將鳥籠抱在懷中,“郎君無須多言,我定會珍而重之,愿它福澤綿長,與你我一同,共享家族榮光”
  權竺露出個燦爛的笑容,盡顯醇厚溫潤性情。
  輪到崔鶯送上回禮,卻也頗為有趣,她送的,是以往她在家中教弟妹開蒙時候,用過的講義。
  權竺登時領悟,“娘子安心,我曉得了,日后咱們孩兒的教養之責,自是由我承擔,不會勞煩娘子”
  “哈哈哈”
  此言一出,崔鶯鬧了個大紅臉,哄笑聲四起。
  這邊廂喜氣洋洋,另一邊,卻是并不輕松。
  權策旁敲側擊之下,鸕野贊良終于開口了。
  她滯留不去,原因有二,一者,是她有個嫡親孫女,已到了于歸之期,意欲尋個天朝如意郎君,她帶孫女兒出席的交際場合并不少,奈何,天朝貴公子,眼高于頂,晚娶之風盛行,并無人起意。
  二者,則是有意請求些天朝俊彥,到倭國國內任官,以興盛國內百業,匡扶國祚。。
  權策猛地抬頭盯住了這個慈眉善目的倭國女王。
  “治政之要,首在得人,殿下好雄才……”
  

snaptime:2020-03-29 20:54:37  exectime:0.070


女王之女王彩金 秒速牛牛官网下载 新浪足彩比分即时 新疆35选7历史开奖号码 麻将游戏单机版哪个好 幸运双星 广州快餐女微信 黑龙江6加1开奖结果查询 竟彩足球比分推荐 北京11选5 广州小姐电话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果 足彩比分直播 雪缘园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 麻将来了胡牌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迷你电子记分牌led体育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