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刑紀》全文閱讀

作者:曳光  天刑紀最新章節  天刑紀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天刑紀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又是故人(20-04-03)     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紅塵夢碎(20-04-03)     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故土已殤(20-04-03)     

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神魔之道

  感謝:悅xin的月票支持!
  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  天平宮過后,便是天蝎宮;再至天馬宮、玉女宮,接著天蛟宮、天鼎宮、天鯤宮。
  這又是什么所在?
  閃爍的光芒中,無咎現出身影。
  他施展乾坤搬運術,接連跑了七座倒懸之山。七座星宮雖然遠近錯落,相距數百、上千里不等,而只要認準地方,傳送瞬息及至。
  而他并不知曉十二宮的具體方位,唯有逐一查找,卻遲遲沒有找到萬圣子、鬼赤,也沒發現玉真人、玉介子的下落。
  眼前所在,百丈方圓,樹木掩映,流水潺潺,還有一座樓閣,矗立在石山之上。
  而整個星宮雖為禁制打造,卻沒有兇險。
  走過草地,是個水潭。越過水潭,有石梯通往二十余丈高的小山。
  無咎循著階梯,層層往上。而他左右留意,忍不住暗暗稱奇。流水來自石壁,像是憑空生成,涓涓流淌而下,于山腳四周匯聚成潭,隨之波光漣漪不斷。卻沒有魚兒嬉戲,也沒人在此臨池觀景,使得仙境般的所在,少了幾分真實的生趣。
  山頂之上,是個占地十余丈的玉石樓閣,造型古樸,卻門戶大開,顯得有些詭異。
  不過,樓閣大門的上方,刻著“天魔”二字。
  嗯,此乃天魔宮。
  無咎停下腳步,轉身回望。
  已接連尋覓了七座星宮,毫無所獲;蛟S這天魔宮,也是如此。而不管怎樣,且實地查看一二。
  遠近沒有異常,無咎后退兩步,拂袖一甩,踏入石門。
  當年的昆侖虛之行,面對強敵,與重重險阻,他尚且一往無前。如今的玉神殿已是難尋對手,他更加的無所畏懼。
  踏入石門的瞬間,光芒微微閃爍。
  這是觸動了禁制。
  而沒人操縱的陣法禁制,不足為慮。
  無咎早有所料,并未介意,卻又猛然止步,瞪大了雙眼。
  看似尋常的天魔宮,果然內外有別。不過,宮殿當間的空地上,竟坐著六道人影,不是萬圣子、鬼赤、虞青子、盧宗、龍鵲與夫道子,又是何人?
  不過,六人渾然不曉身后的動靜,猶在抬頭仰望,而神情古怪。
  “老萬……”
  無咎正要呼喚,又閉上嘴巴。
  宮殿內,僅有十余方圓,顯得有些幽暗。而幽暗的盡頭,擺放著一座神龕。神龕之上,矗立著一尊石像。而石像竟有三個腦袋,六條手臂;三個腦袋,一為人首,法相莊嚴,一為蛇首,陰森可怖,一為龍首,相貌猙獰;而六只手,分別掐著不同的印訣。且各自的印訣,頗為玄妙,稍加揣摩,似有星辰變化、鬼神莫測,或生死更替、陰陽輪回,或命數衍化、造物神奇,使人漸漸沉迷其中而亟待探尋大道真諦……
  無咎突然有種按捺不住的沖動,只想往前走去,卻又心頭一凜,強行站定。而他依然心浮氣躁,暗暗咬牙,抬手抓出撼天神弓,“嘣、嘣”便是兩道烈焰箭矢怒射而去。
  “轟、轟”
  兩道箭矢,接連射中石像。轟鳴聲中,數丈高的石像炸得粉碎。緊接著石屑蹦飛,整個宮殿隨之劇烈搖晃。
  而尚在靜坐的六人,猛然驚醒,紛紛起身,卻依然神情恍惚而患得患失的模樣。
  “哎呀,老萬尚在感悟……”
  “生死輪回,不外如是……”“遑論鬼、仙、妖,均為修行……”
  “人道,為仙道……”
  “神道,亦魔道……”
  “道由心生,神魔亦然……”
  無咎收起神弓,慢慢退向門外。
  隨著石像的炸碎,門戶禁制已不復存在。彌漫的煙塵與話語聲,從他身后傳來。
  “萬兄,機緣如何?”
  “老萬發覺自己變成女子,方知陰陽缺補之理,呵呵,而鬼兄你呢?”
  “天道之下,沒有生死輪回!
  “虞家主、盧家主有無收獲?”
  “我二人所見的神像,大不相同!
  “仙、鬼、妖之外,尚有神、魔之道!
  “而龍某所見,神魔難以辨別!
  “或渡人者,為神,渡己者,為魔!
  “哎呀,緊要關頭,神像被他毀了……”
  “無先生……”
  而無咎、無先生,已退出門外。
  他看向石殿的四周,神色戒備,轉而又打量著石門上“天魔”二字,若有所思之余,暗暗松了口氣。
  淺而易見,六位伙伴陷入天魔宮的幻象之中,許是機緣不同,各自的感悟迥異。所幸六人安然無恙。
  所謂的神,那是超越仙者,暢游天地,縱橫九霄,無所不能的存在。而天魔,又是什么?仙鬼妖之外,還有神道與魔道?
  “哎呀,你為何要毀了神像?”
  六位伙伴,跟著他走出門外,一邊打著招呼,一邊凝神遠望。其中的萬圣子依然惋惜不已,抱怨道
  “難得機緣啊……”
  而鬼赤、虞青子、盧宗、龍鵲、夫道子,則是慶幸不已
  “若非毀了神像,你我為其所惑,難以脫身,后果不堪設想!”
  “無先生,你怎會尋至此地?”
  “無咎,你進了玉神殿之后,我等被迫離開,后續狀況如何?”
  “咦,玉神殿好像沒了……”
  天魔宮,除了六個困在幻境中的伙伴,并未見到玉真人與玉介子。
  無咎便將前后原委,簡短敘述一遍。
  而從萬圣子、鬼赤的口中得知,他進入玉神殿之后,六位伙伴遭到數百神衛弟子的伏擊。關鍵時刻,由萬圣子施展搬運術,逃至天魔宮,卻被困入幻境,直至他尋來。
  “呵呵,你曾與各家傳授搬運神通,而諳熟此術者,唯有我老萬!不過,玉真人隱藏的如此之深,不會是你夸大其詞吧?他與玉介子設下陷阱,竟然被你逃脫,并且毀了玉神殿,著實叫人不敢相信!”
  萬圣子吹噓著自家的功勞,也不忘質疑某位先生的手段。
  而無咎卻懶得多說,徑自坐在天魔宮門前的石階上,摸出五色石扣入掌心,疲憊的閉上雙眼。
  雖說毀了玉神殿,擊退了玉介子、玉真人,又找到了幾位伙伴,只要接下來尋至太白、太陰、太陽三座星宮,或許便能揭曉最終的真相。而他卻愈發的心神不寧,且精疲力竭。他只想歇息幾個時辰,找補體力,養精蓄銳,以便應對更為錯綜復雜的變化。
  天光漸暗,暮色四沉。
  天魔宮門前的石階上,無咎耷拉著腦袋。他清秀的臉龐,顯得有些消瘦,他斜挑的劍眉,透著冷峻之色。而他的周身上下,又看不到一點兒威勢,他便像個年邁的老者,獨守著一腔寂寞。
  萬圣子與鬼赤、虞青子、盧宗,守在幾丈之外,各自遭遇不斷,同樣在忙著歇息。
  龍鵲與夫道子,卻結伴離開石殿,一個是四處查看,擔當守衛職責,再一個,兄弟倆也有難解的心事。
  兩人走到一塊山石的背后,停下腳步。
  天色如墨,四方靜寂。
  夫道子與龍鵲默然片刻,相互傳音道
  “龍兄,尊者已舍棄了玉神殿!
  “嗯!”
  “你已知曉?”
  “玉真人挑起原界與神族之爭,致使數百萬人傷亡。不用多想,他是奉命行事。而尊者他老人家,竟去向不明,玉神殿的三千神衛,也僅剩千余之眾。即使龍某愚鈍,亦能猜到一二!
  “是啊,尊者他不僅騙了無先生,也騙了原界家族與玉神九郡!
  “玉神殿,乃是天下修仙者的向往之地。便是你我也敬仰有加,又何況他人乎!而此行已注定徒勞,接下來又將如何呢?”
  “只怕大禍臨頭,你我卻無能無力!”
  “夫兄是說,元會量劫?”
  “尊者任由殺戮四起,卻散手不管,便是玉神殿的十二宮,也棄之不顧。若非末日之劫將至,他何至于丟下數千年的基業?”
  “而尊者去了哪里?”
  “無從猜測!
  “何不告知無先生?”
  “他心知肚明,何須你我置喙。且事已至此,他又能怎樣呢?”
  “唉……”
  修仙高人,均為等閑之輩,如今遭遇困境,各自早已有所猜測。卻也正如夫道子與龍鵲的無奈,千辛苦的抵達玉神殿,結果竟是一個圈套,即使知道上當受騙,最終也只能聽天由命。
  而玉真人所說的藏經洞,與那篇天書,或許是僅有的、也是最后的一線轉機。
  長夜過去,天色漸明。
  無咎拋去手中的晶石碎屑,慢慢睜開雙眼。
  歇息一宿,消耗的法力找回了七、八成。而尚有三座星宮有待實地查看,根本容不得他繼續耽擱下去。
  “呵呵,一夜無事!”
  萬圣子跳起身來,輕松道:“諸位去往何處,且待老萬施展搬運神通!
  無咎沒有理會,拿出一枚納物戒子遞給鬼赤。
  鬼赤接過戒子,詫異道:“這是……”
  “羌以煉化鬼見長,便是道號也帶了一個“”字。他所留下的《煉訣》頗為罕見,你不妨借鑒一二!
  “啊……”
  鬼赤錯愕不已,微微動容。
  自從遇到了專門克制鬼巫的死,他便多了一塊難以消除的心病。卻突然得到《煉訣》,他的意外可想而知。此乃上古秘術,可遇不可求。其珍貴之處,遠甚于所有的鬼族至寶。
  而萬圣子對于《煉訣》沒有興趣,催促道:“切莫耽擱,諸位……”
  無咎拂袖起身,打斷道
  “老萬,你我前往太陽宮!”
  “為何?”
  “昆侖虛,有個日宮。此處,有個太陽宮……”
  “而哪一個才是太陽宮呢?”
  “不知道!”
  “哼……”
  

snaptime:2020-04-04 12:58:54  exectime:0.052


女王之女王彩金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体彩 上证指数 北京快三 北京11选5的走势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图 聊城昆仑大酒店小姐 雪缘即时足彩比分直播 一级黄色片影片 股票推荐_天牛宝 18选7开奖号码表 大赢家比分预测 内蒙古十一选五 拉萨站街女图 新疆18选7 南宁站街女2020 极速快乐十分